晚期卵巢癌,生活质量与生存期,孰更重要?

来源:厦门无痛人流医院

  早上,我刚上班,L的家人就把L送到了病房。

  L已进入卵巢癌晚期,与多数卵巢癌患者一样,在与疾病斗争的时间里,她经历了手术、化疗、复发、再化疗、介入、再化疗等过程,但与一些卵巢癌患者相比,她的带瘤生存期显得有些短暂,手术以后两年多的时间,她的生命就已接近尾声。  在患病两年多的时间里,L始终正面面对自己的疾病,积极地配合治疗,虽然现在医生和家人都没有告诉她她的生命已经接近尾声,但是与一些患者的逃避不同,她已清楚这个事实。在她的家人去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她虚弱地对我说:“大夫,他们(她的家人)都不在,我拜托你个事情,我不行的时候不要抢救我,不要给我插那些管子,不要为了让他们多见我一段时间而维持……”  听了L的话,我的鼻子酸酸的,L的年龄并不大,她还不到60岁,她最大的心愿是孩子还没有成家,她何尝不热爱生活,她又怎么愿意离开?但是L却坚强豁达,再次引发了我对晚期患者的一些思考:  晚期肿瘤患者最重要的治疗目的,到底是什么?  在进入肿瘤科之前,我在内科工作过一段时间。选择肿瘤科的时候,我也曾忐忑,因为癌症这种疾病,这个科室被染上了一层悲情的色彩。  那时候,我也像在内科工作时一样,认为努力地抢救患者,最大程度地延长他们的生命,才是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但是后来,我逐渐迷惑了,对于已经极度消耗的晚期肿瘤患者,最终延长的一点点的生存期是否有意义?尤其是那些已经昏迷或者带着极大的痛苦生存的患者……  在肿瘤科工作多年,我为患者们的病痛难过过,为他们的遗憾而感慨过,同时,我也经历了对于晚期患者治疗目的的困惑期。  延长生存期和改善生活质量都是医生追求的目标,多数时候,它们是一致的;但也有的时候,它们有一些矛盾,有的时候,延长的生存期可能使患者面临更多的并发症,而这些并发症可能会增加患者的痛苦。  医生多次面对晚期肿瘤患者,尚且无法搞清楚怎样对待晚期患者才更好。那么晚期患者和家属该有更多疑问了,该使用所有的治疗手段将生命维持到最后吗?减轻痛苦和延长生存期哪个重要?该支持安乐死吗?  工作多年,几番思考,我想说出一些我的心声。  安乐死可以支持吗?  目前支持安乐死的国家并不多。安乐死是否应该被支持,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道主义问题。生命似乎更应该自然终结,但如果真的是以终结生命来结束痛苦,什么样的痛苦达到人体不能承受的程度?这个尺度应该如何把握?  把握不好这个尺度,安乐死就可能违背人道主义的初衷。  生活质量重于生存期  前些年,我们经常认为癌痛是肿瘤患者的最大痛苦,而今由于足量正确使用阿片类药物的观念的推广,多数癌痛已能控制。当然,不是所有的痛苦都能解决。比如肺部肿瘤严重破坏了呼吸功能造成的患者的呼吸窘迫,肿瘤“冰冻”骨盆导致的恶性肠梗阻,严重脑转移导致的癫痫……  对于晚期患者,现代医学也已经越来越注重患者的生活质量,或许听起来有些消极,但是在生命有限和疾病无法战胜的前提下,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其实也是一种积极的态度。  试想如果晚期患者的一切痛苦都能解决,我们是否还需要安乐死?  增加痛苦的治疗的确不必要  有一些治疗是会增加患者痛苦的,这些治疗大到呼吸机、气管插管,小到胃肠减压、心脏按压,对于晚期或者说是临终患者,是不被提倡的。但是目前还有一个难点,那就是对于晚期,或者是临终,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而患者的生存期也不能确切地被估计。  在患者因极度消耗,多脏器衰竭而休克昏迷的时候,使用升压药物和呼吸兴奋剂等短暂的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可能真的没有意义。但是也不是说是肿瘤患者就要放弃抢救治疗,如果一个患者没有消耗衰竭,突然出现一些急性的并发症,经过抢救治疗和对症治疗,患者可能会生存一段时间,这样的抢救是不应该被放弃的。  给肿瘤患者更多关爱,最大程度的维持肿瘤患者的尊严  肿瘤患者的病程长短不一,从数月至数年,他们的痛苦也是家属的痛苦,而长期的照顾肿瘤患者给家属也带来了或大或小的负担。肿瘤在未来的很多年中都难以攻克,肿瘤医生也不能许你可以治好,尤其是晚期肿瘤。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全社会对治疗效果都形成共识,并且充分利用现有条件为肿瘤患者创造更好的治疗和护理,甚至是日常生活的护理,解放患者家属,使他们在精神上给患者更多支持,才能使肿瘤患者获得更多关爱,并最大程度的维持肿瘤患者的尊严。  这是我们应该共同关注的问题,因为明天的肿瘤患者,可能是你,是我……

想了解更多健康信息您可以拨打厦门鹭港妇产医院电话: 170-5131-9553和进行咨询;还可以进入在线咨询,厦门鹭港妇产医院妇科医生为您提供实时在线咨询及问答。
友情提示:如需转载,请标注转自厦门鹭港妇产医院。